位置: 注册送38元体验金 军事 台湾渔民每年数次在争议海域遭日舰驱赶冲撞

台湾渔民每年数次在争议海域遭日舰驱赶冲撞

author:索逐暮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2
资料图:台湾海钓船“福尔摩沙酋长2号”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方辉发自北京 “越界捕鱼是被日本人逼出来的!”9月15日,台湾渔民刘志生(化名)对两天前被日本方面扣留的台湾同行鸣不平。虽然,最新的消息称日本方面已经释放了被扣留的台湾船长和渔民,但如何保证今后避免发生这样的“意外”,台日双方没有共识,刘志生更是迷茫。

  钓鱼岛又起对峙冲突

  13日晚发生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台日军舰对峙事件在15日已经平息,但这场追击、包围、对峙事件的性质却在前后发生了变化。之前台湾媒体都称冲突是在钓鱼岛海域发生,但后来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方大动干戈系台湾基隆籍海钓船“福尔摩沙酋长2号”“越界捕鱼”被日本巡逻舰发现所致。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13日晚出事时,“福尔摩沙酋长2号”载有包括船长在内11人。该渔船在被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追赶时向兰阳渔业电台呼救,并驶向钓鱼岛海域。台湾“海巡署”北部机动海巡队获悉此报,立即调派在附近巡逻的“连江舰”赶往现场。

  到达现场后,台方人员与之前已经登船扣人的日本武装人员对峙长达14小时,气氛剑拔弩张。随后双方都有增援,台湾的“谋星舰”“基隆舰”“花莲舰”先后赶到现场,加上日本方面的巡逻舰,一共有8艘舰船在对峙。

  在得知“福尔摩沙酋长2号”“越界在先”证据后,台湾方面的态度出现软化。15日上午,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台方同意日方将“福尔摩沙酋长2号”海钓船带回石垣岛,船长和被扣船员被释放,纷争得以化解。

  被逼出来的“越界捕鱼”

  对于“越界捕鱼”的说法,刘志生很是不平,他反复强调不能只看到台湾渔民“越界”的性质,应该找背后的原因,“难道我们的同胞不知道那样有危险吗?可是要生存,没办法,只能冒险。”

  刘志生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台湾周边海域的渔业资源几近枯竭,本来渔民可以去资源相对丰富的钓鱼岛海域捕鱼,但近年来日本的军舰在距钓鱼岛12海里以外就开始阻止台湾渔船靠近,渔船难以作业。许多渔民就开始冒险跨过“暂定执法线”到日本石垣岛附近捕鱼,这就出现了“越界捕鱼”现象。所谓“暂定执法线”是台湾单方面划定的(如图)与日本的渔业分界线,许多渔民以为只要在线内捕鱼就安全了,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台湾渔民就发现日本根本不承认台湾方面划的这条线。

  “这种现象不是刚出现的,自从钓鱼岛被日本人控制后,‘越界捕鱼’事件就时有发生。”台湾中华保钓协会总干事黄锡麟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以往日本方面对台湾渔民“越界捕鱼”是睁一眼闭一只眼,顶多就是进行驱赶,“但这次追赶这么远,一直追到钓鱼岛附近,还与台湾舰艇对峙,实属罕见。”

  台湾渔民对日本的蛮横有着切齿之恨。从2001年起,每年都会发生数起台湾渔船在台日争议海域遭日本军舰驱赶和冲撞的事件,台湾的许多渔民因此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

  刘志生说,渔船在钓鱼岛被日舰冲撞,轻则花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新台币)修补,如果人、船被扣,还得缴罚金,损失更惨重。据报道,2001年被日本巡逻艇撞沉渔船并遭判刑的姚申明至今还没还清所欠债务。

  2008年6月“联合号”事件发生后,马英九当局采取了强硬的立场,并称为保钓“不惜与日本一战”,给了台湾渔民很大的鼓舞。“但后来马英九的态度也软了”,《联合报》评论称,马英九害怕被扣上“亲中反日”的帽子,与日本交涉时进退失据。

  台日渔业谈判各说各话

  从李登辉时代开始的台日渔业谈判经历了10多年的拉锯战,至今没有成果。黄锡麟是少数接触过谈判内容的人,他认为按照目前的状况,渔业谈判没办法取得突破。“日本人总在拖延,10多年一点进展都没有,阿扁的8年里干脆是搁置了。马英九上台后开始谈,但双方的立场差太多,怎么谈?”据黄锡麟介绍,台湾方面希望通过与日本谈判达到渔民前往钓鱼岛附近海域捕鱼的目的,但日本只想谈双方共同开展海上救援的事宜,对于渔业作业只字不提。

  “我们现在都不抱希望了,日本人已经占据了钓鱼岛,他们的渔民可以在那里捕鱼,我们去不了,现在让他们放行谈何容易?”刘志生觉得台日渔业谈判的前景很渺茫。

  而台湾媒体对于现在台日之间在渔业谈判上的形势也颇为不满。《联合报》指出,台湾在与日本交涉过程中,长期以来都是软弱退让,从没有完全力争,渔权谈判谈了多回,毫无结论,原因就在于“日人欺台湾软弱”。

  推荐《国际先驱导报》博客:http://blog.sina.com.cn/m/xqdb